中美关系大转型与“一带一路”大机遇
    发表时间:2018-04-30
 

  美国总统特朗普去年底发表的首份国家战略报告,将中国视为战略竞争对手。结合中美贸易战的紧张形势,那份报告如今看来的确有几分“开战”宣言的味道。美国战略家基辛格认为,新时期的中美关系应该走向“共同进化”,但现实情况却是中美两国正在朝完全相反的两个方向演化。

  中国的确是在不断“进化”:变得日益开放和自信,从曾经的向美国学习转变为批判性的学习美国,积极总结和巩固自身制度优势,坚持进一步扩大对外开放和积极构建命运共同体,日渐成为全球化和世界经贸秩序最重要的稳定性力量。反观美国则是在不断“退化”:变得更加封闭和焦虑,从对中国的“接触战略”转变为“对抗战略”,妄图通过贸易保护和安全威胁以遏制中国持续发展。特朗普的“美国优先”以及政策混乱,已经成为当前全球经济最大的不稳定性因素。

  在这一进一退之间,中美实力对比日趋接近,中美关系面临大转型,竞争性和结构性的问题正在朝矛盾的主要方面发展,“王道”与“霸道”之间的冲突日渐明显。特朗普上任以来的种种做法,看似倒行逆施,实则他是以企业家思维,在探索经济而且简单的办法来扭转局面。但由于发展模式的惯性与意识形态的刚性,美国国内改革的空间越来越小,通过胁迫挤压和军事打击获取外部利益,以及转嫁内部矛盾的可能性越来越大,美国国家的“霸权”性质将会进一步凸显。这与中国坚持改革开放、和平发展与合作共赢的“王道”截然不同。

  从中美关系大转型的特点来看,底线思维将会取代竞争性合作,而在两国关系中占据更重要的位置。中美将会通过在经济和安全领域的相互碰撞以及对重大分歧的相互调适,形成两国互动的新模式。

  在经济领域,美国从国内发展的角度考虑,继续努力寻求与中国经济的“脱钩”,中美关系中经贸合作的“压舱石”作用会大大减轻,两国经济竞争性的一面将占据主导地位。在安全领域,两国拥有的核力量能够确保不会发生直接的军事冲突,中美在此前提下,反倒有可能在一些区域性的安全议题上加强合作并取得成效,但在台海和南中国海等问题上的冲突则是结构性的,美国将会用印太战略以及重拾奥巴马时代的“亚太再平衡”,加强对中国在亚太地区的战略遏制。

  对于“一带一路”沿线的国家和地区而言,中美关系大转型既是机遇也是挑战,但是机遇大于挑战。一方面,“一带一路”的发展与稳定非常重要。另一方面,美国需要联合传统的盟友以及拉拢“一带一路”,特别是欧洲、东南亚和南亚的一些重点国家,来保护自身的战略利益,加强与中国竞争时的战略优势。

  在这样的背景下,中美两国也有望在“一带一路”地区实现竞争性合作。为更好应对中美关系的大转型,并抓住“一带一路”发展的大机遇,中国应通过自由贸易区、国际产能合作、人民币国际化以及第三方市场合作等重要抓手,继续坚定不移地参与和推进“一带一路”建设。

  从近期来看,今年新成立的国家国际合作发展署,可与亚投行、金砖国家开发银行等多边金融机构以及丝路基金,开展金融合作与金融创新,借鉴日本上个世纪推行的“黑字环流计划”,通过援助贴息的方式,向“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提供中国国境内的人民币贷款。与此同时,研究进一步降低出口受较大影响的重点行业增值税税率,指导金融机构加强受影响较大的优质企业的信贷融资支持。从国际援助和国内援助两方面,推动中国向有关国家的工程机械、大型设备与机器等领域的出口以及国际产能合作,缓解由于中美贸易战给中国外贸与经济增长所带来的压力。

  从中远期来看,结合“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各类金融风险频发的现实,中国应积极考虑成立“一带一路”稳定与发展基金,打造“一带一路”版的国际货币组织(IMF),保障和支持“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经济稳定与经济发展,提升中国对“一带一路”地区的影响力,促进中国的国际产能合作与人民币的国际化进程。目前中国外汇储备余额为3万亿美元左右,初期可考虑由中国单独拿出约六分之一的外汇储备设立稳定与发展基金,中期可考虑通过吸引别国加入、对外筹资与自行增资等综合手段,使之规模与欧洲金融稳定基金相当。

  (摘自《联合早报》430日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