粤港澳大湾区共同发展智慧养老初探
    发表时间:2018-02-28
 

  目前,粤港澳三地的专家学者都在为打造大湾区献计献策,经济学博士、澳门学者同盟会员杨菁,从养老的视角,对粤港澳大湾区共同发展智慧养老进行初步探讨。

  粤港澳大湾区发展智慧养老的背景——人口老龄化的现象在加速

  人口老龄化,国际上通常的看法是,当一个国家或地区60岁及以上老年人口占人口总数的10%,或65岁及以上老年人口占人口总数的7%,意味着这个国家或地区进入老龄化社会。根据目前的统计数据,粤港澳大湾区毋庸置疑是已经进入人口老龄化的地区,并且未来老龄化将进一步加速。2017年广东省社会科学院、广东省省情调查研究中心联合发布的《广东省人口与人力资源发展研究报告》显示,2015年末,广东省常住人口中,65岁及以上人口占广东省整体人口的8.48%,预计到2020年这一比例将达到9.1%;香港政府统计处的数据显示,截至20166月底香港65岁或以上长者占整体人口比例高达16%,预计到2020年这一比例将达到18.5%;根据澳门统计暨普查局的数据,2016年澳门年龄在65岁及以上的老年人口占整体人口比例为9.8%,预计到2021年这一比例将达到14%

  人口老龄化不是粤港澳大湾区的个别现象,整个中国,甚至整个世界,都不得不面对这一历史上从未出现的风险。早在2013年,联合国人口基金会就指出,21世纪最重要的趋势之一就是人口老化,其重要性与相关影响将会牵连到我们社会的所有层面。

  粤港澳大湾区发展智慧养老的必要性——人口老龄化对经济可能产生不利影响

  对经济增长可能的影响。由于人口老龄化是整个中国的普遍现象,因此粤港澳大湾区即使想从内地其他省份或城市引入劳动人口,相对而言也并不容易。在此背景下,老龄化将可能减少劳动力的供给,并引起人力资源成本的上升,冲击制造业的利润,从而令潜在经济增长率面临下行的压力。其次,老龄化使人口结构老化,居民储蓄率的变化可能呈现先增后降的倒U型,由于退休金的替代率下降速度更快,最终或将导致全社会储蓄率下降,影响社会资本的形成。再次,老龄化带来的各种预期将可能使社会总体消费能力下降,导致需求不足,减少经济增长的动力。政府财政因面临收入减缓和养老、医疗等社会保障支出增加的双重压力,其直接投资和间接引导投资的能力将受到严重制约。

  对创新驱动可能的影响。《深化粤港澳合作推进大湾区建设框架协议》在大湾区的合作目标中提及广东要构建科技、产业创新中心和先进制造业、现代服务业基地,香港则要推动专业服务和创新及科技事业发展。澳门特区政府也在关于《粤港澳大湾区城市群发展规划》的资料中提到支持新经济、新技术、新业态在澳门的发展是澳门参与粤港澳大湾区建设的一个重点领域,由此可见创新是湾区发展的关键之一。人口老龄化可能影响社会活力,使创新创造能力不足,且人口老龄化可能不利于消费领域新产品、新技术的应用和推广,主要是由于年龄越大对新生事物和新技术的接受能力和意愿都有所下降引起的。

  粤港澳大湾区发展智慧养老的可行性——智慧养老的内涵及发展条件

  “智慧养老”概念的提出,源于“智慧城市”这一发展理念。自提出“智慧城市”以来,许多城市都开始积极推动公共服务功能的技术化与信息化,这些科技化手段同样也为养老服务的智慧化创造了客观条件。201612月国务院办公厅已在《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全面放开养老服务市场提升养老服务质量的若干意见》中,提到要发展智慧养老服务新业态。

  所谓智慧养老,是基于物联网技术发展而来,一般而言是在居家养老设备中植入电子芯片装置,使老年人的日常生活处于远程监控状态。其核心在于用先进的管理和信息技术,比如传感网、移动通讯、云计算、WEB服务、智能数据处理等IT手段,从而将老人、政府、小区、医疗机构、医护人员等紧密联系起来,为老人提供保健、出行安全监控、娱乐等各项服务。智能养老模式既方便解决居住在自己家庭中的老人可能出现的问题(居家养老),也能帮助养老机构提高管理效率并提高安全性(机构养老),是中国养老产业未来的发展重点之一。

  从智慧养老的内涵不难看出,智慧城市的发展催生智慧养老,粤港澳大湾区涵盖的各大城市均已发展或已有计划发展智慧城市的建设,未来通过不断的资源整合,粤港澳大湾区或将成为国内最为先进的智慧城市群,在此基础上打造新兴的智慧养老产业,不仅是粤港澳城市群产业创新、建设更具活力经济区的需要,也是建设宜居宜业的优质生活圈的需要。总体而言,发展智慧养老需要具备以下条件:

  迅速发展的信息技术。从智慧养老的内涵可知,迅速发展的信息技术是发展智慧养老的必备条件。从电子设备的传感,到使用人群数据的传递,再到数据的集中处理与及时适当的反应,这些都离不开高度发展的信息技术。粤港澳大湾区内各城市在建设智慧城市的过程中所累积的技术进步和数据仓库,为智能养老的发展提供了充分的技术条件。

  相对较高的收入水平。计算机、手机、可穿戴电子设备等智能产品,都是要具备一定的经济能力和消费意识的,特别是随着信息技术的发展,相关智能产品可能升级换代,需要有一定的收入水平作基础。粤港澳大湾区以占全国5%的人口贡献全国GDP12%,相对而言,湾区居民的人均收入及消费意识均位于全国前列,为智慧养老的发展提供了较好的物质基础。

  粤港澳大湾区发展智慧养老可以考虑的发展目标和重点任务

  为加快智慧健康养老产业发展,工业和信息化部、民政部、国家卫生计生委制定了《智慧健康养老产业发展行动计划(2017-2020年)》。这份行动计划对2017-2020年我国智能养老的发展目标和重点任务都作出了清晰的规划,完全可以作为粤港澳大湾区发展智慧养老的策略参考。

  行动计划中提出2017-2020年我国智能养老的发展目标是:“到2020年,基本形成覆盖全生命周期的智慧健康养老产业体系,建立100个以上智慧健康养老应用示范基地,培育100家以上具有示范引领作用的行业领军企业,打造一批智慧健康养老服务品牌。健康管理、居家养老等智慧健康养老服务基本普及,智能健康养老服务质量效率显著提升。智慧健康养老产业发展环境不断完善,制定50项智能健康养老产品和服务标准,信息安全保障能力大幅提升。”参考这一全国性的发展目标,粤港澳大湾区可以考虑选择性地按比例实现,如建立3个以上智能养老应用示范基地,培育5家以上具有示范引领作用的行业领军企业等。

  行动计划提及我国发展智能养老的重点任务主要有五:一是推动关键技术产品研发,二是推广智慧健康养老服务,三是加强公共服务平台建设,四是建立智慧健康养老标准体系,五是加强智慧健康养老服务网络建设和网络安全保障。参考行动计划,粤港澳大湾区可结合自身优势重点关注发展以下几个方面:

  推动智能养老关键技术产品研发,从而丰富智能健康养老服务产品的供给。智能健康养老服务产品主要包括健康管理类可穿戴设备、便携式健康监测设备、自助式健康检查设备、智能养老监护设备,以及家庭服务机器人。深圳市早在201411月就已印发《深圳市机器人、可穿戴设备和智能装备产业发展规划(2014-2020年)》及《深圳市机器人、可穿戴设备和智能装备产业发展政策》,至2016年以互联网、生物、新能源、机器人、可穿戴设备和智能设备为代表的创新产业经济就已经占深圳GDP50.4%,深圳成为国内领先、世界知名的机器人、可穿戴设备和智能装备产业制造基地、创新基地、服务基地和国际合作基地的目标指日可待,因此深圳的创新产业可以引领粤港澳大湾区智能养老产品的品牌建设。

  加强智慧健康养老服务网络建设和网络安全保障以及公共服务平台建设,从而夯实智能养老系统的技术基础。目前大湾区城市群均在有意识地向智慧城市发展,并加强宽带网络基础设施建设,因此覆盖家庭、小区和机构的智慧健康养老服务网络的形成并不遥远,这一过程中网络安全防护体系的建立也将有利智慧健康养老服务平台的数据管理和安全管控。同时,从粤港澳大湾区建设的顶层思维来看,打造信息共享服务平台将极大地提升资源分配的效率。信息共享应是全方位的,包括区域人口健康信息、养老信息等,在此基础上建设统一规范、互联互通的健康养老信息共享系统,将促进各类医疗机构、养老机构和养老设备服务商之间的信息共享、深度开发和合理利用,通过健康养老大数据的深度挖掘与应用推动智能养老的产业化。

  有序对接国家健康养老标准体系,从而推动智能养老系统在大湾区的规范化和标准化。根据行动计划,国家将制订智能健康养老设备产品标准,同时建立统一的设备接口、数据格式、传输协议、检测计量等标准,大湾区的相关部门与企业要密切关注与国家健康养老标准体系的对接,使智慧养老产业的发展规范有序。

  (摘自《澳门日报》228日报道)